江苏7位数app > 恐怖灵异 > 冤鬼契约 > 第七章 情人不是老的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    深夜,窗前忽然出现好多亮点,那亮光越来越近,有些就这样扑在窗纸上,发出细小的声音。

    正在打坐的元绶眉心yi皱,低声道:“装神弄鬼,滚出来?!?br />
    这旅馆的窗子还是老式的木格子,忽然被人打开,yi张美艳的脸探进来,娇嗔道:“人家身材这么好,怎么滚嘛?!?br />
    元绶听到这声音,眉毛动了yi下,闭着眼睛装看不到。

    叶限像是yi条美女蛇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,扭来扭去就顺着那么小的窗口进来了。她走到元绶面前,摊开手道:“看,萤火虫,多好玩啊?!?br />
    元绶闭眼不理她,这可难不倒叶限,她捏着萤火虫道:“咦,闭眼就看不到了,呀,萤火虫进嘴里了可怎么办?!?br />
    说着竟然举着萤火虫往元绶嘴里送。

    元绶实在忍无可忍,yi把按住她的手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真没劲,人家抓了好多萤火虫给你看,不领情不说,还凶我?!币断匏档奈?,嘴角却都是笑容,“再不睁眼就喂你吃yi个,季夏三月,腐草为萤,古人以为萤火虫是腐烂的草木变成的,你说,若是yi具腐烂的道士尸体,会变成什么古怪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元绶猛地睁开眼睛:“你说什么?你知道青玄的情况?”“不知道啊,不过你们气势汹汹炸了人家龙宅大门,要人家交出什么武当道士的新闻,现在整个镇子的人都知道,原来武当这么厉害啊,炸了别人家的门,人家屁都不敢放yi个?!?br />
    元绶叹口气:“你说话还是这么粗俗?!?br />
    “我就是个粗俗的人?!币断拮叩酱扒?,将萤火虫扔了出去,然后关上了窗子。

    元绶问:“关窗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呀,这屋里就咱们俩,要担心也是我担心,你个大男人,怕什么?!?br />
    “你还有怕的时候?”元绶冷笑yi声。

    “怕呀,我怕你对我余情不了,藕断丝连,霸王硬上弓什么,呀,人家真的好怕怕呢?!?br />
    叶限说着走到他身边,冲他吹了yi口气。

    元绶伸手挥了yi下,似乎想要驱走被叶限污染的空气。

    叶限笑道:“哎呦,咱们是老朋友了,你怎么还这样小气?!?br />
    “有事说事,你们未寒时怎么会来到这里?为了龙家?”元绶站起身,从床上起来,在椅子上正襟而坐。

    叶限也不再和他胡搅蛮缠,径直走到另yi张椅子前走下,翘起二郎腿。

    她穿着真丝旗袍,白嫩的腿从开叉处露出来,交叠在yi起,元绶又叹口气,将目光转向桌上的油灯,看的很是专注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目标是yi致的,都是龙宅,我怀疑那姓龙的利用邪术做坏事?!?br />
    “邪术?什么邪术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还没找到证据,因为我没有进入龙宅后院,不过听说你们今天将龙家搜的清清楚楚,所以我只能来向你讨教,龙家的后院到底是什么情景,都有些什么奇怪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特别的,除了”

    元绶停住了,看向叶限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么小气,还在生我的气,专门停在关键时刻不上不下卡着我?”

    叶限眼光流转有点嗔怒的样子。元绶道:“将人家大门毁掉已经很过分了,我不能再说出人家生意上的秘密?!?br />
    哎,你就是个大傻子!现在说出来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怕个辣子??!

    叶限心里骂道,表面上却还是和颜悦色地夸赞:“真是正人君子啊,果然是名门正派出来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舒服,像冷嘲热讽?!?br />
    “哪有啊,我说的每句话都是诚心诚意,我就是这样认为的,你名门正派品德高尚,所以看到我这邪门歪道就气不打yi出来,恨不能置于死地而后生?!?br />
    “你何苦”

    元绶又叹yi口气,“你何必妄自菲薄?!?br />
    叶限心道呸,我把自己说的这么惨还不是为了哄你高兴,大傻子快点说重点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猜猜看,这龙记的商业秘密就是,那席子是用血泡过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叶限见自己说到血这个字时,元绶的瞳孔yi下子放大了,便知道自己猜对了,笑眯眯地歪着头看向元绶。

    元绶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让他又爱又恨,甚至为了可以远离她刻意的强迫自己去恨她。她就像鸦片,像美丽妖艳又能要人命的罂粟花,明知道是毒,是毁灭,却还想学着飞蛾投火。他中了yi种叫叶限的毒,难道需要用yi生来解毒?对面的她,娇媚可人,忽然又歪着头做出yi副小女儿的天真神情,竟然还yi点不违和,让人心生怜意,若不是知道她其实是yi条狠毒的美女蛇打住,不能对这女人有yi丝yi毫的怜意,要恨她,恨她,用yi生的力量来忘记她!

    “看看,是我自己猜到的,不算是你说出来,何必还躲躲闪闪,难道是故意吊我胃口,想叫我在这多陪你yi会,我就知道你yi定是孤独寂寥冷呀?!?br />
    叶限说着伸手去点他额头,元绶往后yi躲,正色道:“不错,那些席子是用血浸泡的,但我已经探查过,并没有人血?!?br />
    “用血滋养席子这本身就很古怪,怪不得龙记的席子都阴冷入骨。不过”

    叶限笑了yi下,眼睛闪亮,像是盛满了星星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傻啊,如果还有yi个血池呢,这个血池没准就是人血滋养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元绶的背yi下子挺直了。他想,如果龙家真有人血血池,那青玄的失踪就大有章了。

    “凭我叶限的能力,我在新加坡买到yi张席子,鲜红如血,冰冷入骨,夏天用真是再好不过,不过我没法铺上那个席子,因为”

    叶限停住了,对着元绶yi笑,忽然伸手做出个鬼爪yi抓的样子:“那席子里藏着yi个女人的灵魂?;故歉鼍墒脚?,很老的灵魂,那衣服样式看着,大概是清初时期的。这说明龙家几百年来都在用这种邪术害人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邪术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正要查嘛。你那小弟子忽然失踪,没准就是他继承了你们武当装模作样的臭毛病”

    元绶干咳yi声,叶限急忙道:“哦,不好意思,失言了?!?br />
    虽然是失言,看她那得意洋洋的神情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就听叶限继续说道:“也许是他看到了什么,仗着自己是武当弟子就搅合进去,结果被龙家人给咔嚓了?!彼焓?,恶狠狠地对着自己脖颈比划yi下,笑容诡异。

    元绶不得不承认,这女人贪财好色见利忘义,不过还真有几分本事的,她说看到了席子里困着人的灵魂,那就yi定是真的。
  • 习近平与人民日报那些事 2019-02-23
  • 后伊布时代 北欧海盗能否再扮演“豪门杀手” 2019-02-22
  • 懵!身前3米没人逼 博格巴传球给了对手 2019-02-22
  • 广州日报社“融媒体采编项目”配套硬件设备采购招标公告 2019-02-21
  • 的确如此。报刊亭取消的确是短视行为。把报刊亭设计的现代化一些,与城市绿化衔接起来,相得益彰,成为文化一景多好。 2019-02-21
  • “老骥伏枥”只为学子圆梦 2019-02-21
  • 新老报人寄语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2-21
  • 264路胡乱发车,投诉一月依然如故。 2019-02-20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2-20
  • 让办证群众跑十几趟 宁都这黄所长“黄”了 2019-02-20
  • 同一个世界,同一个银行,这样的银行能参与国际竞争吗?女子去银行取钱:柜员递出一张纸 写着公安局地址 2019-02-20
  • 晋中市:“五查五治”提升群众脱贫攻坚获得感 2019-02-19
  • 不是秀强大了,别人就会来做朋友,这逻辑不对 2019-02-19
  • 互联网与金融 回归·绿色·共享 2019-02-19
  • “先进镁合金技术与应用”高峰论坛在沪召开 2019-02-18
  • 529| 763| 196| 702| 811| 851| 277| 277| 979| 270|